腌蟹罐子

全是线稿_(^q^」∠)_ 量多质差注意√
诸位小心食用哦

流水账段子+我流式角色感想_(^q^」∠)_

是之前那个吸血鬼和魅魔梗的后续_(^q^」∠)_瞎瘠薄摸一段流水账 在扔流水账之前先说下角色感想_(^q^」∠)_我流式的 其实喜欢赤星更多点,讲真这个人是特别渣,自私,胆小,爱推责任,还没节操,颜值也不是特别高 尤其是最开始不熟悉的阶段,肯定是缺点暴多,一切都是自己全是理的状态吧 但是就是这点,感觉特别有人情味…怎么说呢,就是很真实吧_(:з」∠)_ 而且赤星对熟悉的人又很愿意付出温油←特别戳 有时候又觉得这人咋这么矫情呢 但是基本看到最后,都会变成这人真口耐啊←的感慨吧←亲爹对人物塑造的功力真是太厉害了 感觉这个角色塑造的很好,大家陌生的时候都是冷眼旁观,自己开心就好,自私咋的了哪有错了,难道还要对个陌生人掏心掏肺见义勇为吗balabala←很想把这样的赤星表现出来,就摸了这个_(^q^」∠)_ 不过就算这样,自私也好害怕受伤也好,肯定是因为赤星是个容易把感情淘出去的type吧_(:з」∠)_内在是个温油的、感情充沛的人 一旦处久了就真的,变成暖男了,还是磕磕绊绊努力型的那种←招疼 ↑ 让人特别想摸他_(:з」∠)_他真的超级口耐 当然图的话还是喜欢摸酒木田啦_(^q^」∠)_毕竟社情担当嘛 不过文的话,对赤星兴趣更大点呢(*/ω\*)总之两人都口耐 ↑ 说了这么多就是想打下预防针啦_(^q^」∠)_ 这个流水账段子的赤星会很渣注意 基本全程处于劳资浑身是理,不是我的错,我被逼的←这样的受害者嘴脸←渣 非常的我流+OOC 文笔糟糕,流水账注意 以上大丈夫的诸位请继续(*/ω\*)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……!赤星从梦中惊醒过来,他躺在床上微微喘息,脑门上全是冷汗。他的眼珠子转了下,天花板离的很远,这不是他的帐篷。脚蹬了蹬,碰到的也是干燥柔软的棉花,而不是报纸铺着的简陋床铺。 “……呼”吐出一口气,男人回过神来,是的,他在一个月前搬进了这间便宜的出租房里。卧室只有4个榻榻米,破洞的拉门对面是缺了个口的矮桌和勉强用木头隔出来的灶台。赤星转个头,他甚至能从那洞里瞧见外间漏进来的光,那加剧了现实感将他从梦中拖回,也让他瞧清了旁边的空位。 原本躺在上面的酒木田不见了。 ……大概又去狩猎了吧,某人无所谓地想着。这不重要,他翻了个身背对着旁边的铺盖,要紧的是现在才4点,起来太早睡下太晚的时间段,尴尬的不行可赤星必须得睡,不然明天顶着两个黑眼圈去上班可就搞笑了。他还没过试用期,不想让来之不易的工作就这么泡汤了,但有时候越紧张越睡不着,至少男人是这样的 他的心不大,反过来小的很,总是会耿耿于怀的钻进套里,所以这家伙又开始在黑夜里胡思乱想了。他思考起为什么会突然搬进这里,为什么会去找工作,又为什么同居的偏偏是那个杀人狂呢,这多危险啊。可想来想去他只觉得脑子越来越乱,好像有人在不断用拳头击打他的脑壳,叫他停下来别去想别去思考,答案不会是他想要的 那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?赤星迷迷糊糊地想着 ……哦,是了。当时是酒木田拿刀逼着他这么干的,他是被逼的,是受害者。可没人救他,他只能自救…只能屈服在恶势力之下……反复滚着这样的念头,保持不变的姿势,赤星觉得压着的半边身体被被子焐的很热,像火烧。外面透进来的光仿佛绕过脊背钻进了他的眼睛里,很刺眼,让他视线模糊,竟然溢出了生理性的泪水。 自己这是怎么了?不对,不是他的原因…赤星抬手挡住眼睑,干脆翻了个儿。隔壁是闹什么鬼?还开着灯呢?几点了让不让人睡?他思来想去,翻到左边又翻到右边,怎么躺怎么不舒服,那光就像活了似的硬是往他眼里钻,到最后赤星拿被子干脆捂着头,人就更热了。 4个榻榻米的小房间里再摆上行李物件后让他只能微蜷着才能躺下,平时身边总有个碍事的家伙在,他们睡觉时再这么小心都会碰到胳膊蹭到腿。他不能乱动,烦到酒木田了对方会踹他,他得像个木棍似得杵在那边,第二天起来腰酸脖子痛。 可现在人不在了,他却睡不踏实,这是老天故意让他睡不舒坦呢?赤星有点恼,他干脆起来抓了抓头发。看看旁边的手机(前段时间买的二手的)也才5点,但是要再睡下那肯定早上更困了。这样一想就有种说不清的恼怒和烦躁涌上喉咙,这次男人没能忍住,他蹭地爬起来拉开门,准备去看看是哪间人家这么无聊,或许他明早就该先敲开对方的门好好讨论下熬夜不好的话题。 但现实就像一记闷棍,四周乌漆墨黑,从薄的没有太多遮掩效果的窗帘里透进来的只有瞧不清的月光,哪来刺眼的灯光呢。赤星没法相信,他扯开窗帘仔细打量,也只有呼呼的夜风砸过来打的他脸颊生疼。 ……可那光是那么真实,男人眨了眨眼睛,他低头又看了看手机,上面什么都没有,时间却已经5点一刻了。所以现在怎么办呢?回去睡?还是算了 干脆做早饭吧,他退回到简易灶台边上,但是邻居还在睡觉…那自己该干嘛呢?赤星像个呆瓜一样立在原地,这里就这么点地方,也没有电视,澡堂还要去外面公共的……那要不洗菜?但是洗东西也有声音…话说当初他为啥要来这种地方,还要自己做饭,挖人类的生活垃圾多方便呢…… 是啊,为什么自己要干这样的麻烦事呢,明明他只是个吸血鬼,根本不需要融入人类的世界也能活,一个人也能活。这样想着男人还是从灶台下面拿出了鸡蛋和蔬菜静悄悄地清洗起来,当然这些菜也是他买的,每天。家里没有地方摆冰箱,酒木田不会买菜,只能他每天下班了辛辛苦苦去和大妈们挤,去在被挑剩的菜摊子上尽量找出好的来 那为什么要去买菜呢?废话,人要吃饭呢。 可不对啊,吸血鬼和魅魔还吃什么饭呢?这还用说,当然是为了融入人类的世界。 那干啥要委屈自己去附和人类呢?赤星脑子里不断冒出一个个疑问又不断自己给自己找理由,他总是这样矛盾又犹豫不决,所有的事却都想不到点子上。其实追根究底这只是源于习惯的行为,酒木田是不会有这样的习惯的,对方当个拦路魔也能过得很自在,那这些只可能是来自赤星的 事实上虽然本人没主动提过,但魔界的人都知道,这位吸血鬼的亲王曾经和人类亲密接触过很长一段时间 他们生活在一起,许多年,最后又分开了。 那这一定是当时遗留下来的生活习惯吧,赤星却没想到这点。或者这家伙故意没去想,谁知道呢。男人的眼睛只是牢牢盯着手里的鸡蛋和菜,他仿佛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投注到这上面,所有的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。 小声捣鼓刀具,切菜热锅,先做蒸煮的食物,等天微微泛光,隔壁两旁也传来细碎的声音后就开始放油。打蛋下锅,摊平翻面一气呵成,卷起来切段,咸的甜的各一半,把煎蛋卷盛起来,电饭煲里的饭和上面加层的蒸鱼也熟了。 赤星还是喜欢偏合式的,现在锅里的味增汤闻起来也差不多了,但男人完全没有开动的意思。他提不起食欲,青黑的眼袋瞧起来糟糕极了,摸摸下巴还有点小胡渣,这可不行,是要被同事嫌弃的。算算7点就要出门,他得赶紧刷牙收拾收拾才行——明知道这样可这家伙也就调成了小火坐在榻榻米上,整个人跟萎了似的发呆。 但实际他什么都没想,赤星背靠着墙,只觉得心里乱糟糟的。原来那股烦躁从没消失过,甚至愈演愈烈。前面在忙的时候他稍微忘记了那些烦心事,可这会不行了,男人抱着膝盖,膝盖骨顶着胸口,那边正闷的厉害。他的眼珠子不停转动,仔仔细细凝视着这个破旧的小地方,这里整个加起来都没他以前宫殿的厕所大,扫一圈只是几分钟的事 从掉漆的墙面到桌子,有点脏的坐垫,旁边堆放的杂物。那些东西都很眼熟,是赤星流浪时捡来的垃圾,有的则是他淘二手店买回来的。还有那些打包带,是他扎的,墙纸的补丁也是他黏的。 男人闭上了眼睛,这些东西多看也只是勾起无聊的回忆罢了,然后赤星又开始胡思乱想,为什么要搬来这种地方受罪?自由自在的日子不好吗?流浪汉的时候他也能想睡哪就睡哪,多自在呢。那为什么要住进这种蜗居里呢? 答案呼之欲出,是因为酒木田逼他 可是自己是吸血鬼的亲王,酒木田在魅魔那个圈子里什么都不是,按道理他是打不过自己的,那逼什么呢? 还是酒木田,因为是酒木田,赤星想。反正他肯定是打不过的,那个人挥刀的时候那么利落,下手快准狠,连圣职者都打得赢,自己当然是比不上的啊…… 所以,所以啊。赤星终于停下了游弋着掩饰的视线,他眼巴巴地瞅着大门,那个不大结实的门还没被打开过。 所以酒木田为什么,还没回来呢? 没错,这个人老厉害了,赤星从不相信有人能打倒这样的变态。但是马上就6点了,平时不是4点就回来了吗?是不是遇到很厉害的圣职者了?还是说狩猎的时候阴沟翻船被一群人围殴了?赤星压根停不下胡思乱想的脑袋,他一边想这想那一边又在否定,至于出去找人?别开玩笑了,如果连那家伙都打不赢的,他这么可能能赢! 而且他们也没那么熟。赤星继续靠坐在墙边,这个破地方当然没有椅子了,当初他过来都是被逼的,两人处到现在也才一个月而已。然后白天他要去上班,要攒钱交房租交生活费,所以下班还得兼职一份散工。至于酒木田…那家伙别提了,谁知道他在干啥,反正晚上肯定是要出去觅食的 算起来他们正真处的时间就那么点,然后那混蛋还要踹他,还会砍他,哈!赤星扯了扯嘴角,却还眼巴巴地瞅着大门,他也搞不清自己现在这副矫情样是想要做啥,可当听见熟悉的响动时,男人的五官都鲜活了 他蹭地跳了起来,那边酒木田刚好推门而入,身上的衣服沾着黏糊糊的血液,瞧起来竟比平时狼狈许多。赤星立马脑子就嗡了下,一股说不清的后怕逼得男人差点瞧不起眼前的东西,他只能伸手抓紧了青年的胳膊,用手掌擦掉那些血渍才能瞧出来对方是不是受伤了 你哭什么,酒木田露出些微疑惑的表情这样问他。这让赤星刹那间有种微妙的尴尬和不知所措,他也不知道自己竟然哭了,简直丢脸到家。但他愣是没松开握紧的手掌,而是侧头将脸上的水渍蹭在衣袖上: “你去哪了”鼻音有点重,还真哭鼻子了……要命。 吃饭啊。黑皮青年一脸高冷又理所当然的表情,仔细看还有点懵逼和疲惫,这放在平时总能让人恨得牙痒痒的模样这会却让男人安心——真的是酒木田啊,他还活蹦乱跳的,在自己面前,没出事,活的好好的。 真是太好了 这样一想已经忍不住了,赤星被压缩一晚上的感情就像喷出来了一样,他紧紧抱住对方,那些狗屁被逼的被害者、一个月还是陌生人的结论全被扔到了一边去。他才吸回去的眼泪鼻涕又涌了出来,这次全抹在了对方的衣服上 是的他承认,承认自己一度害怕极了。酒木田在魔物里算不上血脉优秀,魔力储备当然也不多,这样的生命最容易坠落,可能一次火灾,一次车祸,就那么轻易结束了。赤星当然害怕,他是个自私的混蛋,魔物都会唾弃的渣滓,而如果身边人死了,那自己付出的时间呢? 十年的,几十年的感情和回忆,全都要一起死去了啊。 “……咕……”所以为什么要逼他呢?赤星抱的越来越紧,脸上的表情几乎是狰狞的。如果不产生联系,一个人就不会受伤了……!他张开嘴想要咆哮出声,话到喉咙却只发出了丢脸的气音。他的面色发红,浑身烫的像被火烤,眼睛因为太过干涩泛出了白光,那就像许多年前的那场火灾,列车脱轨时的爆炸,落在赤星的身上眼上,再也没法忘记了 那滋味,甚至让人感到恐惧 但酒木田才不会在乎他的感受,突然被人掐着脸颊扯开,赤星整个人都傻愣愣的。他就像个没有力量的凡人般任由理应比自己弱的酒木田折腾,瞧着对面人像在赶鼻涕虫似的弹了弹被弄脏的衣服,嘴里的话更是毫不客气: “你这是哭丧呢?希望我死在外面吗?” “!不、不不…我怎么可能这么想酒木田…酒木田大人!”赤星着急地想要否认,他怀疑自己一说是就要被踹或者揍了。而酒木田掐着他的右手还是那么有力,一点都不像个虚弱的人该有的。不知为何男人的心情明快了点,这个杀人魔还是老样子强的离谱,大概没有哪个人能轻易干掉他吧 变态就是变态。赤星心里诽谤,嘴里的奉承说的贼溜。这样弓背屈膝的姿态显然恶心到青年了,对方啪地一下松手把人扔在地上,长腿一跨就走到了矮桌旁 饿了。嘟囔了句直接揭开锅盖露出里面温热的早饭,猫舌头的青年一口塞一个煎蛋,微微眯起的眼睛里难得露出点活泼的气质来,没几下就解决了半盘甜蛋卷。 “等……!这些都是我做的好吗,给我留点啊!”瞧到这赤星哪里还呆得住,他急忙爬起来拿起筷子,也不管有没有刷牙洗脸了,就这么和另一个大男人挤在窄小的桌子旁抢菜吃。 一筷子鱼再来一口饭一口汤,赤星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和一行鼻涕,酒木田的衣服上沾着血迹和一滩可疑的湿痕。但两人都没在意,抢着菜的时候吃起来格外香。彼此都将腮帮塞得鼓鼓的,没有冰箱也不怕浪费,酒木田总是全都吃光的。 也就是这时候赤星才不会后悔。他笑了下,拿过纸巾擦了下脸,又伸手去扒对方的衣服,准备趁上班前赶紧洗洗晾出去,那么晚上这人就能穿件大衣遮遮风了。 毕竟这家伙,除了拿刀危险人啥都不会呢。男人在心里琢磨了下帐,咬咬牙或许还能再买个二手机,到时候两人发发短信报个信,也总比现在好吧?他的心思活络了起来,似乎一下子又有了其他灵感,连待会让他难应付的工作也变得轻松起来了。 这大概就是生活吧,一个人是很轻松,两个人在一起才不会寂寞。 然而赤星还是不明白,他总是想不到点子上。 就像最早确实是酒木田威胁了他,但找公寓的,布置的,擅自照顾起对方的,却全都是他自己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大概就是这样_(^q^」∠)_ 等相处久了就会变成温油的相处方式了吧w 目前的话两边都很僵硬就是了_(^q^」∠)_磨合的阵痛期才好吃啊←你走 这个梗感觉会多摸一段时间_(:з」∠)_ 渣赤星真好吃_(:з」∠)_←你
2017-06-10
© 腌蟹罐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